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。

道义放两边
银时摆中间
👏👏👏

【I've been thinking of you 】胜出/微欧相

接漫画,ooc
第一次写文,文笔渣,请多关照。
夜露死苦!(。ò ∀ ó。)
大概就是两人打了一架,然后明白了对方的想法,渐渐了解了对方,感情慢慢升温。(其实就是看漫画发现两个人关系好了,咔酱对小久温柔了就来脑洞了而已,只想写两人谈恋爱,对英雄事迹大概会一笔带过。)

正文▼

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的对决最终还是以绿谷输了为结局。爆豪也终于得知了关于one for all的真相,并表示不会透露出去。这让绿谷和欧尔麦特都有点惊讶,但绿谷很快就明白过来爆豪是不想让他们陷入麻烦中。
[虽然咔酱平常很凶经常动手打人,但其实是个思虑周全很温柔的人呢!]绿谷一边想着嘴角也微微上扬起来。
“笑什么笑啊!废久!”爆豪不爽的吼起来。[切,输了还笑。小时候便是这样,真不爽他这一点啊。]
“啊,小胜。不,不是,不是……”绿谷惊慌的摆手。
在一旁的欧尔麦特也勾了勾嘴角,但相较自己徒弟和他幼驯染的吵架,他现在更头疼一会儿怎么应付相泽消太。他应该察觉到了吧,关于one for all……欧尔麦特不自觉的攥了攥拳头。

教师私人公寓。
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都被绷带绑在了椅子上,连一向不可一世的爆豪胜己也老实了许多。欧尔麦特在一旁低头站着,大气也不敢出,毕竟是他阻挡了相泽老师,不让他制止绿谷和爆豪的争斗,两人才受了这么多伤。虽然两人被绑在椅子上,但绷带却精准的避开了受伤严重的位置。相泽消太一手攥着绷带,一手指着两个学生进行着批评教育。最后以罚绿谷出久三天,爆豪胜己四天的禁闭,还有打扫卫生的惩罚结束。

“你怎么还在这儿站着。”相泽消太一边整理绷带,一边抬起头,一双死鱼眼盯着欧尔麦特。欧尔麦特打了个寒颤,抬头对上了那双眼睛。相泽消太把头发扎起来看着欧尔麦特,常年不见阳光的肌肤暴露在灯光下,白皙的像个姑娘,几缕黑丝,垂在脖子周围。欧尔麦特咽了咽口水,有些手足无措的说了句“都处理了,那相泽老师我就先走了。”便向门外走去。关上门,相泽消太的声音在背后响起

“下不为例。”

欧尔麦特愣了一下,心中有些感激。相泽消太并没有问两人打架的原因,同时欧尔麦特也清楚他不会相信自己拦住他时扯的那些鬼话,但他也清楚相泽消太不是会任人宰割的人,他很聪明,就算自己什么都不说,他也早有察觉。

第二天班中的同学都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事,也知道了两个人被处罚的消息。一天的课程结束后,合宿楼里,上鸣电气捡起来一个零食包装纸,嫌弃的说“绿谷,爆豪,你俩怎么打扫的啊?”
“什么!你个白痴别找揍啊!”爆豪被饭田和烈怒拉着,但手里已经冒起了火花。
“对不起,抱歉抱歉。我们会努力的。”绿谷出久一边打扫着卫生,一边说道。
“他就是没事找事,你不要太在意。”上鸣电气的那句没事还没说出口,听到爆豪胜己这一句话的瞬间,不只是他,整个宿舍都安静了。望着两人一起去倒垃圾的背影,烈怒濑太雄磕磕巴巴的问道“你们刚刚有没有听见爆豪他安慰绿谷?”
“咳咳,他俩是幼驯染这很正常。关系变好了,这是好事。”饭田推推眼镜,语调平静的说道。但他惊恐的表情却说明了一切。“叮”就寝铃响了,1-A班的男生也只好带着点惊异回到了卧室准备就寝。

另一边,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已经扔完垃圾,结束了一天的工作。
“喂,废久。活都干完了,回去睡吧。剩下的我来吧。”
“啊…啊!好,麻烦了。”
绿谷回到房间,正准备打开门却找不到钥匙,仔细回想,发现竟然早上起的太匆忙,把钥匙落在了房间内。
[怎么办啊,回不去了。这个点,学校严禁外出,工作人员也都下班了啊。]绿谷有些焦急起来。
“喂,废久。站在那干嘛?又把钥匙落在房间里了吗?真是的,废久就是废久,这点小事都做不好。”爆豪胜己走向了绿谷出久。
“啊,抱歉。”
“切,先上我房间凑活一晚上吧。”
“谢……谢谢,抱歉,小胜,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“切。”
[好像小的时候也有过一次类似的事来着,那天父母不在家,我也是把钥匙落在家中,妈妈便给小胜的母亲打了电话,两家是邻居离得很近,在小胜的家中过了一晚。是和小胜睡一张床啊…不不不,绿谷出久,你在想什么啊。]绿谷出久低着头,跟在爆豪胜己身后走着,有些走神。
“这个点了,工作人员都下班了,在我房间睡吧,明天在解决。喂,听见没有,脸怎么这么红啊。我先去洗个澡。”爆豪打开房门,脱下鞋,摆好,便拿了睡衣和内衣进了浴室,没看绿谷一眼。
“啊,非常抱歉,打扰啦!”绿谷拍拍自己的脸,又打起精神,走进了房间内,找了一把椅子坐下。爆豪胜己的房间十分干净,不想其他同龄男生那样乱,也没有其他除必需品以外的装饰。

过了一会,水声结束了。爆豪胜己擦着头发,只穿了一条裤子,从浴室里走出来。
“你去洗吧,我给你找干净衣服,里面有浴衣,先穿那个吧。洗完出来换。”
“好……”绿谷出久红着脸慌忙的点头。
绿谷出久很快就洗完了。爆豪胜己把衣服扔到他身上,“凑活一下。别那么多毛病。”
“好。”绿谷出久看着衣服有几丝犹豫,要直接在小胜面前换吗?
“怎么了?”爆豪胜己皱着眉头,看向绿谷出久。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绿谷出久手有点抖着解开了浴衣系在腰上的绳子。爆豪胜己坐在绿谷出久身后得椅子上,一只手托着腮,看着少年身上的浴衣慢慢滑落,整个人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。
一只手从绿谷出久身后伸来,爆豪胜己把衣服递给了他。绿谷扭头接衣服,对上了爆豪胜己的眼睛,月光下更显的这双眼睛深邃如水,陷进去就出不来了。猩红的眼睛看的绿谷出久有些紧张,背后的目光如针芒般。绿谷有些紧张,连带着手上的动作也快了,很快便穿好了衣服。
“睡吧。”爆豪胜己说道,声音有些沙哑。爆豪在床上躺下,然后拍了拍身边的空位。“我没有多余的被褥,先这样吧。”
绿谷出久愣了一下看着爆豪胜己在床上躺着的背影,然后也躺了下来。

半夜。
猩红的眼睛突然睁开,划开了黑暗。
[切,睡不着。]爆豪胜己看着旁边的人,月光洒在绿谷出久的身上。[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......]爆豪胜己看着月光下的少年。
“就这一次。”他轻声说道,抱住了少年。
[没有多余的被褥了,爆豪胜己,你骗谁呢。]那双猩红的眼睛慢慢阖上了。

不知是谁渲染了黑夜,
亦不知是谁挑动着心的琴弦。

tbc.

哈哈哈哈b站上的ova真的好好笑啊😂可怜小绿谷了,幼驯染超凶😂
老师也好可怜,又要写检查了,话说欧叔不用吗?🤔
我不管同框就是粮,高举欧相大旗(๑>؂<๑)啊啊啊啊,老师真的超帅啊!

哈哈哈😂第一百话出久小天使脸都变了
欧叔不要这样,你吓到相泽老师了😂
欧尔麦特:我笨,也可以做好老师
哈哈哈哈😂相泽老师好眼神(ಡωಡ)

哈哈哈哈,天真同志不天真,胖子还没说什么呢。他已经对闷油瓶想入非非了(ಡωಡ)

真相了~(。ì _ í。)

评论扎心了老铁
我POI啊!🌚

哇,神同框🤥自微博

you are not along 💕八人合体!